搜索
中国企业该如何突破国外企业在新能源汽车驱动电机领域形成的技术壁垒?
德国三巨头入华开战 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激烈化
补贴将变 新能源车市两极分化
新能源汽车地方保护何时休?王传福也无奈
发改委:新能源汽车出现盲目发展苗头
广东将取消新能源汽车限牌限行 新住宅须配充电设施
5月新能源汽车销量出炉,销量9.2万增涨1.4倍
补贴后11.98万起,帝豪Gse上市

了解更多更新资讯
关注微信公众号:vision-ev

Copyright © 2017 TIANJIN ZHONGRUI All Right Reserved.   津ICP备07500592号

>
>
>
新能源汽车是馅饼还是陷阱,造车新势力是信徒还是赌徒?

新能源汽车是馅饼还是陷阱,造车新势力是信徒还是赌徒?

【摘要】:
近年来,伴随着国家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强力扶持,各类资本潮水般地涌向新能源汽车领域,掀起了一场全国性的“造车运动”。中国汽车企业数量居然呈现出几何式的裂变趋势。以新能源汽车为例,包括传统和新进入者在内共有455家!仅来自业外的“造车新势力”品牌已经有49个,国内已经落地的新能源政策项目超过200个相关投资超过一万亿元,2020年规划产能超过2000万辆。国外的新兴的电动车的品牌,也就是一个特斯拉,而

近年来,伴随着国家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强力扶持,各类资本潮水般地涌向新能源汽车领域,掀起了一场全国性的“造车运动”。中国汽车企业数量居然呈现出几何式的裂变趋势。以新能源汽车为例,包括传统和新进入者在内共有455家!仅来自业外的“造车新势力”品牌已经有49个,国内已经落地的新能源政策项目超过200个相关投资超过一万亿元,2020年规划产能超过2000万辆。

国外的新兴的电动车的品牌,也就是一个特斯拉,而我们一下就冒出来了49家!这种大跃进式的一窝蜂似的造车是多么的可怕!特斯拉都深陷亏损的泥潭无法自拔,比亚迪一季度净利润为1.02亿元(国家补贴6亿元),同比下滑83%;扣非后净利润为亏损3.29亿元。更何况新冒出来的几十家没有造过车的所谓造车新势力?造车新势力生存的概率几乎为零。

【过剩风险三大成因】

首先,过度补贴等产业政策增大了产能过剩风险。

新世纪以来,国家出台了对企业和消费者的补贴、技术研发扶持,政府的财政补贴是推动新能源汽车消费的最大源动力。除了中央补贴外,很多地方政府按照1:1的比例对新能源汽车进行配套补贴,两级政府的补贴,一些小型电动车变成了零成本甚至负成本。

以比亚迪e5举例说明,速锐的燃油车去掉最值钱的发动机和变速箱。改纯电变e5,成本就是多了电池约六万(我推算了一下,EV电池现在三元LI的价格业内基本在1.3左右1度,磷酸铁锂更便宜点,大概1.2元左右,E5,300的电池能量大概是43度,成本大概5万多吧)补贴:18年补贴300公里的国家补贴是4.5万,地方补贴2.25万,速锐低配车型售价才5.99万元,速锐的一个车身能值多少钱?过去补贴下来12万元,现在国家补贴减少30%,地方政府减少50%补贴,e5的定价高达19.59万元-23.07万元,这价格利润是多么的可观。高额的利润+高额补贴诱惑,使大量企业不按市场实际需求定量生产,有的企业甚至违规造假“骗补”,2016年骗补涉嫌骗补和违规谋补的车辆总数达到76374辆,涉及补贴总金额92.707亿元。而据中汽协公布数据,2015年新能源汽车销量33万辆,涉案车辆总数超过去年总销量的四分之一。从而埋下产能过剩隐患。

其次,单一GDP政绩观和地方保护主义加剧了产能过剩风险。

当前新能源汽车产能过剩风险高企与地方政府片面追求GDP政绩相关。新能源汽车产业作为新兴产业之一,具有产值大、利润高、带动性强等特点。新建项目产能一旦形成,必将大幅拉动地方经济增长。例如,某汽车集团新能源乘用车在某省的项目建成后,按年产60万辆车估算,年产值将高达600亿元,占到全省GDP的1.5%。

受利益驱动,各地政府对发展新能源汽车均热情高涨。目前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15家企业中,大部分企业背后都有地方政府的身影。这种不顾本地发展条件而盲目跟风上马新能源汽车相关项目的做法,将给以后的产能过剩埋下隐患。

此外,地方保护主义也阻碍了新能源汽车的市场化进程,影响了市场优胜劣汰机制发挥,优势企业和高效产能无法进入,弱势企业和僵尸企业得以生存,加剧了行业低端产能过剩风险。

再者,行业进入门槛低也易形成大量低端过剩产能。

相比较传统汽车制造业极高的进入壁垒(技术与资金),新能源汽车行业进入门槛较低,这是一个非常奇怪又非常可笑的现象,号称是新能源的车,本应该比传统的内燃机汽车更加复杂,技术更加先进。现在反而可以不掌握任何技术进入,电池购买、电控部分可以买、所有的都可以购买、车身可以代工,反而对技术含量要求不高,部分企业贪图补贴红利,在缺乏必要核心技术的情况下,东拼西凑,一窝蜂地去做电动汽车,一些毫无制造经验的公司,或者一些原先生产农用车、低档车的公司也变换门庭,做起了新能源汽车。据测算,传统燃油车的盈亏平衡点为50万辆,而电动车的盈亏平衡点仅为10万辆、甚至更低。正是相对较低的行业进入门槛及广阔的市场空间,使新能源汽车易成为资本追逐的“香饽饽”。

国家发改委近日又发布了《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特别规定,新建独立纯电动汽车企业(含现有汽车整车企业跨乘用车、商用车类别建设纯电动汽车生产能力)投资项目所在省份应符合四方面的条件:

  • 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占比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 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比较完善,车桩比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 新能源汽车僵尸企业和僵尸资质清理工作全部完成;
  • 现有新建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均已建成,且产量达到建设规模。

最后,老檀认为相关规定等于给那些以“圈钱”为目的新势力造车企业关闭了大门,只有踏实造车的新势力造车企业,才有望拿到生产资质,还有严防"骗补"的升级版"骗资质"。通过申请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企业,即使后续无法通过产品准入,相关资质也能倒手赚一笔。国家应该取消新能源车的补贴,结束靠补贴获取利润。可以让车企摆脱“政策依赖”,通过技术创新和市场竞争,提高车企生产新能源车的比重,减少高耗能车的生产,倒逼企业自身造血。在市场竞争中让有能力的企业脱颖而出,给消费者提供更多更好的选择!